洪九这一口咬下去,几乎可以说是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

下一刻,李天便嗅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

李天疼得是龇牙咧嘴,他现在身体强度非比寻常,可眼前这个女人,也是宗师武者了,这一口下来,换做寻常人,早就被咬下一块肉了。

而他,却只是破了皮,流点血而已。

饶是如此,李天也疼得不行,心中泛起怒火,“给我松口!”

洪九没回话,其实也没机会说话,一口咬在李天的肩膀上,乌黑的双眸里,升起一丝得意。

让看我,让抓我!

今晚就让见识见识姑奶奶的厉害!

李天见对方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盛怒之下,想也不想,直接一巴掌狠狠的拍了下去!

啪!

清脆的声响,响彻整个民房!

而在这一手之下,李天顿时感觉到了一股惊人的弹性!

气质的另一面诱人

“啊!”

洪九则条件反射的惊叫一声,猛地盯住李天,脸上表情又惊又怒,眼神更是充满危险。

“,竟然打我……哪里!?”

一名武者,想要成就宗师,就算天赋再怎么厉害,到了宗师,年纪也不会小到哪里去。

当然,李天这个变态除外。

洪九今天已经有三十五岁,可因为常年习武,体质过于常人,生命机能更是保持着尤为年起的状态。

所以现在的洪九,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岁的样子。

在这三十几年里,洪九一心向武,根本没有机会跟别的异性有过什么亲密接触,更何况是李天这么羞耻的一巴掌了!

她心里勃然大怒,若非自己被控制住,此时说什么也要跟李天拼个死我活。

“打又怎样!”

李天反瞪了她一眼,这哪里是杀手,分明是属狗的好吗!这都什么事啊!

内心郁闷得不行,李天干脆收手,洪九抓住机会,想要趁机反杀,可李天速度更快,快速地在洪九身上一点,让她暂时性无法动弹。

这在李天看来是很简单的事情,不得动弹的洪九,内心却是掀起一番波澜骇浪!

“,对我做了什么!?”

洪九震惊道。

李天却不管她,拉开衣领一看,果然发现肩膀上多了两道清晰的牙齿印,血流不止。

“属狗的吧!”

李天很是郁闷地盯着洪九,万万没想到,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忍着肩膀上的疼痛,运转起真气,顿时,受伤的痕迹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

看到如此一幕,洪九内心再次震惊。

一个人的恢复能力,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会强悍到这种恐怖的地步。

那可是破了皮的外伤,竟然一下便恢复如初,眼前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

“好了,跟我回去吧,洪五还在等着。”

李天没理会洪九内心有多么惊讶,神色如常的站起身来,准备将其带走。

“别动我!”

洪九寒声道,若非自己不能动弹,此时她绝对会对李天暴起发难。

“那就由不得了。”李天冷笑一声,伸出手来,抓住洪九皓腕,要将其强行带走。

这时,洪九忽然闷哼一声,脸色也瞬间由红转白,豆大的汗珠,簌簌直往下掉。

两道柳月眉,紧紧地蹙在一起,似乎是陷入了一个尤为痛苦的状态。

李天看得心头一愣,以为对方在妆模作样,道:“别装死,我只是碰了一下而已,根本就没伤到好吗!”

“……给我滚……”

这一句话几乎是从洪九的牙缝中硬生生挤出来的。

李天见状,知道她应该没有假装,一手搭在洪九的脉搏上,刚刚运转医典,眼睛就一阵发热,轻易看穿了洪九体内的状况。

“宫痛啊?”李天暗感好笑,杀手又怎样,终究还是女人,该疼的时候,还是要疼。

看了看洪九满脸倔强,不愿意开口的模样,李天摇了摇头,道:“算了,看在洪五只是让我将带回去的份上,我帮治疗一下吧。”

说话间,李天已然动了。

温热的大手,摆放在洪九的小腹上,用一个极其特殊的手法,为洪九按摩腹部。

洪九现在是恨透了眼前这个男人,身体被看光光不说,对方现在还在她的身上乱摸,恨不得将李天大卸八块。

可惜,她是动都动不了,只能任由李天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

然而在下一秒,洪九便惊讶的发现,在李天的按摩下,腹部的强烈痛感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

她这是老毛病了,或者说,是因为她练功的问题,才导致产生了宫痛。

只要她一日不停止修炼,那每个月的宫痛都会如期而至。

往日里,她被这宫痛折磨得没完没了,不折腾个好几天,根本没办法停下来。

她也找过很多高明的医生为自己治疗,结果无论是谁,都表示无能为力。

因为现在的洪九,身体构造已经不同于普通的女性,用玄幻点的话来说,那就是发生了一些变异,根本无法治好。

可没想到,经过李天的按摩后,不过片刻功夫,便已经不再疼了。

“这应该是练功练出了问题,停止练功的话,应该可以痊愈的。”李天此时收回了手,抬起头来,就看到洪九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猛看。

俏脸泛起了两朵红晕,神情也略显怪异,似乎是在强忍着什么。

李天看得分明,从她的眼神中,俨然读懂了她的意思。

“哦,我的按摩手法比较特殊,会让人产生一定的快感,若是感觉舒服的话,可以叫出来的,不必忍着。”李天很快反应过来,故作平静的说道。

洪九闻言,气得胸脯剧烈起伏,“今天最好了结了我,不然,我一定会千方百计地杀了!”

李天听到她的威胁,非但没有害怕,反而倍感好笑。

“在想杀我之前,还是先考虑下自己的处境吧。”

说着,李天一记手刀打在洪九的脖子上。

洪九闷哼一声,直接晕厥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李天无奈摇头,看着她玉体横陈,有点暴露春光的意思,拿起放在边上的大衣,裹在她的身上,然后将其单手扛起,大步往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