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到目前为止,我只能证明,确实有一个叫马尔勒·波图克的人和伊扎特·易卜拉欣·杜里见了面,可是到底是你已经见到的那个还是你真正要抓的那个,我没法知道,至少现在没查到。至于有行动什么的。伊扎特·易卜拉欣·杜里的游击队也活跃了起来,但是他们的具体目标,还要待查,有没有你要找的那人的一份更加无法确定。”格林道。

“你所说的活跃起来的游击队,他们活动的区域在哪里?”梅根立即问到。

“提克里特。”格林立即道“提克里特到巴格达的这片区域内。”

“和这里没关系吗?”梅根问到。

“这里?”格林像是笑了一下道“伊扎特·易卜拉欣·杜里保卫的是领袖的家乡。对于他来说那里还有巴格达才是最重要的。摩苏尔?虽然极具军事价值。但是他此刻作为一个游击队,摩苏尔对他来说没什么意义,他现在看重的更多是政治上的,有着象征或者旗帜性的东西。所以就算你邀请他来攻击摩苏尔他也不会来的。”

梅根微微叹了口气道“那么关在这里的那个马尔勒·波图克以及他的同伴你们都审问过了吗?”

“没有。”格林道“说实话,从一开始我就不相信这个家伙是你要找的人。只是好像有不少人希望他是的。并且在我看来,以他们那种行动的效率和方式,走漏的消息,这一切都表示出这些人不过是一帮一时冲动的傻瓜和敌视我们的人组成的乌合之众。这样的人我可没时间浪费在他们身上,比他们有价值的人和事多的是。这些话虽然可能让你听了会非常的不高兴。”

“不,有一点我很奇怪。既然你认为是这么一件无聊的事,为什么到了我那里就成了马尔勒·波图克,我的意思是我要找的那个人了?这难道不是你上报的吗?”梅根问到。

“我刚说了,有些人更愿意相信是他,明白吗?你们现在急于找到那个家伙,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显然不少人愿意相信抓到的就是你要找的人,至少是和你要找的人有着密切的关系。我可从没说过那样的话。”

“所以你就派了个人来证明了一下这人真实的身份后就算了?”梅根问到。

“对。这人就是真正的马尔勒·波图克。并且长相确实有些类似,那么按照规定我肯定是要上报的。虽然我不信他就是,但是我按规定办事了。就这么简单。”格林说到。

梅根听到这话显得无比的失望,显然这件事完搞错了。情报局中的一些人因为罗马尼亚的事已经有些失去了理智。他们急于将那些逃走的人抓回去,一是为了遮丑,这也是格林这样的人依旧不知道罗马尼亚出事,上面急于找到马尔勒·波图克的原因。第二便是希望找到这些人,从他们身上获取有关监狱被袭那天发生的一切。期待从中可以找到真正的凶手,然后展开报复。

清纯少女的清纯唯美图片

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情报的筛选不再那么严格,只要看上去有点倾向的都会被快速报上去,而根本不了解这些具体情况的人在这样的粗略的情报面前更是无所适从,但他们又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性。于是最后证实这些信息是否有效的事情便落到了具体负责人的身上。也就有了今天这么一个本不该有的行动。

想到这里,梅根可以说是非常的生气,这不仅是因为这和他原本期望的事情落差极大,并且还浪费了他大量的时间。只见他在没有回应格林的情况下便直接挂断了电话。接着转过头看向正在忙碌着的塞尔达。本来在那一瞬间她想一走了之,可是那样便真的是浪费时间了。并且之后也没有什么方向,在离开这里之后也是在某个地方等待着消息,或者去和某个人争权夺利,夺取在这里的对于一些部门的指挥权。这些事都是些让人作呕的事情。与其那样不如在这里先看看,说不定还能找到一些对自己有用的。毕竟马尔勒·波图克对于自己并非是最终的目标,相比他,马斯里更让自己关注。所以不如耐着性子先看看,说不定还能有些收获也说不定。

就在梅根忙起来的同时,00小队的人则完无事可做。毕竟那个能带他们熟悉这里的老狱警还没出现。所以几个人站在了一起随意的聊了起来。

“这地方能抽烟吗?”马特看了看周围问到。

“最好别抽。”奥乔亚靠着墙,让他那条有伤的腿可以放松一下,“我们这些人抽起来,绝对会让人以为这里着火了。这可是地下室。”

“我们就这么干等着吗?”莫里斯不满的问到。

多诺万看了他一眼道“目前是这样,等那个老狱警来了后我们才能有事做。”

“我看我们应该不需要他了吧。”马特道“那个被揍成死狗的一样的人根本不是那个土耳其人。”

“那不是土耳其人,那人就是土生土长的伊拉克人。”奥乔亚看了眼马特纠正道。

“管他呢。在我看来他们长的都差不多。”马特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到。

“就算不是,我们还是的按计划行动。梅根说不定还是要在这里待上几天。”多诺万道。

“至少安了很多。”莫里斯道“那人不是,那么至少不会有什么救援行动劫狱的行动了。”

“我总觉得那几个人有些古怪。”一旁一直没说话的皮特突然道。

“古怪?”多诺万不解的看向皮特问到,同时其他人也都纷纷看了过来。

皮特摇摇了头道“我是觉得那个人的描述。在梅根问话时的情景。”

“那人怎么了?”多诺万疑惑的想了想道“他有什么不对劲吗?”

“是有些。”皮特道“那人让我感觉,就好像他是早就准备好了所有的答案。”

“什么意思?”莫里斯抢先道“什么是早就准备好了?难道你是在说你们见到的犯人在演戏吗?”

jixianbaowei00